Monday, October 10, 2016


上個月參加了一個人文攝影比賽。
知道的時候還有兩個星期準備。
結果我想了10天竟然不知道要拿哪一組的照片去參加。

一開始,是想要拿尼泊爾以及西藏的作品去參賽。
想想一下,那些照片~好像滿街都是....
那些地方所拍出來的街拍照片~要說氾濫一點也不為過。
只不過,有沒有具備個人風格在照片裡面而已。

之後,考慮到參賽作品必須是20-30張照片~
所以我就拿出在2009年所拍攝的作品了。
那時候我記得剛接觸黑白底片不久。也剛買了鏡頭。
之後就跑去仙本拿拍攝。去那地方人們一般都是拍船上人家。
我跑去難民住宅區拍攝。我其實是很喜歡在馬來西亞拍攝。
原因是我生活在這個地方。
我喜歡的主題是更多關於生活層面的東西。

前天去了攝影展,借著朋友的光,問了香港紀實攝影師伍振榮先生一些問題。
席間,他提到說:馬來西亞很多東西可以拍。
其實,我是認同的。
但,我不知道怎麼可以拍的更好。
伍老師說:別想太多,拍就是。


跳跃

Monday, June 22, 2015

小學畢業的底片生涯


Penang Street


最近因為各種原因。
又開始在保濕箱裡把相機拿出來端詳。

時間過得也相當快~原來喜歡攝影這件事情已經有10年了。
那麼,開始迷戀膠卷也差不多是6-7年時間。
也就是說~以底片生涯來說我剛好就是小學畢業。
開始步入中學。

早期認識很多玩膠卷的同學都已經輟學了。
現在手機相機已經發展到如此極致。
說實話,實在有太多的理由可以放棄膠卷。

要我說的話,
能夠左右放棄以及堅持的重要因素
並不在於複雜的過程或是步驟,
而是心態。
當初是什麼心態讓你對膠卷著迷。這個很重要!
我記得,8,9年前是LOMO最盛行的年代。
那種LOMO風簡直就是狂熱到連馬來西亞都可以產出一部紀錄短片,
據聞還很賣座。
印象所及,LOMO的中心思想大約就是我拍故我在,
忘記一切不必要的規矩等,
還有一句最經典的是:just shoot,don't think!
你可以說是靈性的一種方式。也可以說是亂來的一套。
而我看到更多是亂來的。怎麼亂來呢?
我的朋友(沖洗底片的)投訴說他看過有人把底片泡在咖啡裡!
‘媽的!那條水傻了嗎?’這是我第一個反應。
之後我朋友當然是把底片交給他,
告訴他下次別來亂,這樣是會影響機器的。
還有朋友也埋怨過有的拿牙膏去涂在底片上~
這些人要不就是無聊到爆要不就是已經到達神之領域了,我想。
說實話,以上的例子是比較罕見的。
常見的反而是...
一開始接觸底片就just shoot,don't think。
然後,出來的片子是36張裡面只有不到五張是正常曝光,
15張全黑,16張半黑。
這五張裏頭還要包括2-3張是對焦不準的。
所以,能夠拿出來見人的也許只有1-2張。
這種成果換著是我也會產生巨大的挫敗感!

just shoot,don't think我覺得不是說你什麼都不想就按快門。
而是,不被攝影理論的黃金分割線,三分線或什麼黃金比例來影響創作。
無論如何,
我還是希望正在玩膠卷的朋友可以堅持下去。











Sunday, June 14, 2015

2015的下半年

竟然沒想到2015年過了一半之後,我才第一次發帖。
過年前拿了很久沒碰的 Rolleiflex 2.8F來玩玩。
然後把所有120底片都拍完。
所以說,相機一定要收在保濕箱是有道理的。
都已經好幾年沒拍了,質量還是一點也沒變!

Cameroon Highland Green Tea Farm